關於MIT,真的不是大家想的就是簡單一段註記而已。

 

除了版型設計、慢經典的理念之外,相信認識C.L.A.P的大家也會注意到一個環節—「台灣製造」。其實這背後蘊含著很多心力,尤其在從事服飾成衣這塊領域的工作者們,更是多了一份辛勞。

首先,大家可以思考,一件衣服,究竟有多少道工序?

一件衣服在送到你手上之前,又經歷了些什麼呢?

我們一直想做的素T是希望能打造符合亞洲人身形並帶有歐美合身線條的版型,同時也要兼顧布性特點、穿上身的修飾度與視覺效果。

所謂萬事起頭難,不論是哪個行業別或是哪個物件都是如此,因此在第一步的打樣往往就耗費闆娘與版師不少功夫,有些設計很難(或根本不能)製作,有些製作很難符合要求,雙方都需要找到製作與設計的平衡點。

越簡單的設計版型越顯重要,在線條上的琢磨我們更注重每個細節,大到腰身的提高、細到領深0.5公分的降低,處處都是我們在版型上的重視。而每一件衣服都經過無數次的調整,就是想要穿上後能讓你們感受到那一點點的細節所在。

紗線要先在布廠織成整片的布料,並且將布料染為黑色及白色。

小知識:相信多數人都不知道「白色也是需要染色」的,不同的白也有不同的製作方式。(延伸閱讀:關於染布)

 

「色牢度」也是服飾領域中的大學問,衣服是否固色、還是洗兩次就掉色了,更別提不同顏色會影響衣服的縮率,又要顧及溫度及氣候…除了精準數據,這個環節靠的更是師傅們的經驗。

在將整片的布進行裁切前,會一一將布都鬆整開來,完成後就能接著依照款式的打樣設計來剪裁需要的布料。

不同的布料要搭配不同的時間及溫度,鬆出來的布料在後面剪裁與組成上才不容易跑掉;這看似簡單的動作需要搭配每一位師父的經驗去調節,在裁剪時的手勢就更是經驗的傳承,穩定的雙手才能將裁剪這動作,把線條與距離拉出最完美的等距

剪裁後縫製就是衣服成形的時候了(車縫的技術與細節的講究相當考驗師傅功力!)而洗標、緞面小耳朵縫上衣服也是在這個時候一併完成。

這一階段最講究的就是「穩定度」,同樣的作法不同的人手勢與拉起布料的力道,往往會影響衣服會不會產生皺摺,每件衣服的接縫就是一個很好觀察的地方,力道與經驗值夠的師傅會將衣服結合得相當平順!選擇的車線等級也是影響整體的關鍵,每個環節都會影響一件衣服的成與敗。

縫製完成後,會將衣服以極高的蒸氣溫度燙過,平整衣服的皺折。最後將吊牌掛上,並折好套入不織布袋中。

「大燙」是在做衣服的人都會用到的名詞,透過這個環節會將每個壓線做出來,這在「襯衫跟西裝褲」上亦是非常重要的一環。而對於CLAP的品項,我們需要將衣服平順的整理好,透過高溫蒸氣與熨斗滑行過去的時間做最好的結合,溫度與停留時間一樣是靠老師傅們經驗的累積才得已快速完成,這個過程的工作環境是相當的熱、也相當辛苦的。

 

 

最後完美的包裝需要靈巧的雙手將衣服平整快速的放入袋子中,沒有親眼所見會覺得這工作似乎非常簡單,但有折過衣服(或站過櫃)的人都知道,其實要折的很好、快速平順地放入包袋內也是需要一個巧勁—不同衣服不同布料、不同折法。

而不光是衣服,包含衣服上的洗標、吊牌、繩扣,一直到不織布袋、贈品、包裝出貨的破壞袋等等,我們都一個一個找尋在地的廠商

在多數工廠外移,加上製作成本問題,除了衣服製作之外,連帶上述的副料要找到真正的台灣隊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,而有些工廠大哥大姐很可愛,在我們拜訪時也會問「為什麼一定要找在台灣製造的?啊怎麼不找其他地方進口或製作的,料子跟人力成本都會差很多ㄋㄟ~」我們其實都知道是好意,但我們只回覆了幾個字—「因為品質」,彼此也就相視而笑、心照不宣了。

推出每一季的產品前,我們會決定當季的主視覺、風格形象等等進行拍攝,當然不用說—一定要台灣的團隊!

其實在C.L.A.P一路走來的時間裡,真的認識了很多團隊,不管是靜態或動態攝影、模特兒、髮妝師、文字工作者等等,而這些人裡面有已經是大師級人物、有些同為毅然創業的夥伴、也有年紀較輕的朋友,但不論年齡或身份,他們的共通點都是「極度的有才」!也就是因為認識了那麼多厲害的人,也才時時提醒自己要不斷前進與謙卑學習

「台灣這片土地在各項專業與文化所孕育出的人,真的真的不比國外的要差。」我們很希望大家都能更重視及注意到這點。看完這篇文章的你,相信會更瞭解關於MIT與服裝生產的種種,所謂重質不重量的慢經典精神,也都是在這些環節中體現。

 

一件衣服,每個環節都能在台灣以高品質完成!

 

闆娘曾說:「每個人對成就的定義都不一樣」,對C.L.A.P而言,我們持續做著一件不簡單亦有其意義的事;我們也能自信地說出—我們是來自台灣的服飾品牌—C.L.A.P:)